东阳日报社主办
您的位置:首页>>资讯>>正文

《情怀拐婚盛典》情怀中年聊天室里的故事。

2019-08-14 00:10:45 字号:


人物:黎明曙光--情怀村长


夏之荷--情怀论坛版主


小村老坏--老站友


坏坏丫--老站友


冰河、老博士、酷博、爱谁是谁、赤亭山下、麦克白、 冰冰、冰雪等网友


地点:情怀中年聊天室


(小村老坏及麦克白、酷博、爱谁是谁、赤亭山下等男上)


小村老坏:人逢喜事精神爽,老坏今日做拐郎。


三朋五友全请到,这里忙着快撒糖。


来来来。朋友们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。请吃糖。


(撒糖。)


麦 克 白:坏兄。光撒糖可不行,一会要可要请我们喝上个一整夜。


酷 博:麦克贤弟言之有理。


小村老坏:哈哈哈,一定一定。


赤亭山下:时辰不早了,怎么还没见女客来呢?


(内奏喇叭花腔。冰河、老博士、夏之荷、冰冰、冰雪等众女上)


冰 河:情怀村中喜事多。


老 博 士:双坏今日把手搁。


夏 之 荷:红线相牵鸳鸯配。


众 女:乐--


老 博 士:我说老坏啊?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这里光撒糖不打扮啊?


冰 河:就是,就是。


夏 之 荷:准是乐晕了呗!


小村老坏:众位言之有理,我马上换马甲去。


(小村老坏下)


老 博 士:几位弟弟来的好早啊!今天大喜的日子,一会等他们双坏来了,我们可要每人献歌一首,怎么样?


众 人:中--


(小村老坏穿红袍复上)


冰 河:看看。马是鞍骣,人是衣冠,这老坏一打扮就是不一样。


夏 之 荷:要不坏坏丫怎么会喜欢上他呢。


老 博 士:这一捣蹬,一会拐娘没准会更喜欢了。


小村老坏:诸位见笑。诸位见笑了。


冰 河:哈哈。老坏还害羞啊。


夏 之 荷:老坏学问高。给你这马甲取个名字吧。


小村老坏:这袍就叫“喜洋洋”吧。


老 博 士:好!好!合情合境。


酷 博:主角之一到了,另外一主角咋还没到呢。


冰 河:也许是在打扮吧,也不一定呢。(转身对老坏)心急了吧?


小村老坏:不急。不急。


冰 冰:小样呗。还不急?汗都急下来了。


老 博 士:你们还是先唱歌吧。谁先唱呢?


爱谁是谁:我先来吧。


(爱谁是谁唱《兰花花》众人献花鼓掌)


小村老坏(对麦克白):时候不早了。坏丫怎么还不来呢?


麦 克 白:许是有事吧!


小村老坏:别是她害羞不来了吧。


麦 克 白:哪能啊。再等等。


小村老坏:不行,这衣服紧,我再换一身马甲出来。兄弟帮我照顾一下。


(麦克白点头。小村老坏下)


冰 河(对老博士):这坏丫怎么还不来?


老 博 士:我怎么知道?


夏 之 荷:冰河姐姐。你还是把坏丫的嫁妆说给大家听听。省着大家光在这里干耗着,没什么乐子可听。


冰河:好。


(吟念)


一套小别墅,


藏在云深处,


前面泳永池,


后面是花屋,


婚礼太匆忙,


采购顾不上,


凯迪拉克车,


先送你一辆,


彩礼不算多,


支票你带上,


数目不算大,


百万是英镑.


(众人笑。小村老坏穿紫袍复上。)


老博士:老坏怎么又换马甲了呢?


冰河:是觉得那件衣服没魅力吗?你放心,你怎么样,坏丫在眼里只有你的。


小村老坏:我是觉得那衣服太紧了,才换的。诸位别取笑俺。


夏之荷:那再给这件马甲去个名字吧。


小村老坏:就叫“着急的心情”吧。


酷博:哈哈,刚才坏兄还说不急,现在怎么猴急起来了?


麦克白:人多时才逢这样的喜事啊。坏兄此时着急也可理解。只是不知这拐婚新人逢此喜事为何姗姗来迟呀。叫我们也跟在这里空等着。


老博士:人家拐婚,你跟着起什么哄?你还是给你坏兄唱点东西祝贺一下吧。


麦克白:嘿嘿,姐姐既然这么说了。那克白只好献丑了。


(乐起)


麦克白(唱):


繁星烁烁,似吟似唱。


良辰佳景,心仪爽爽。


新朋老友,共聚一堂。


几多盛事,皆在村上。


友来四海,不计八方。


欢语阵阵,笑声朗朗。


为人拐嫁,尽使篇章。


同贺同乐,专等拐娘。


不知佳人,何未登堂。


莫非有急,偶出小恙。


旦是如此,急煞拐郎。


夏之荷:哈哈。克白前面唱的还行。怎么后面怪怪的。


麦克白:嘿嘿。我是为坏兄着急。


小村老坏:哼!都是这坏丫扫了大家的兴致。容我再去换件衣服。


(小村老坏下)


冰河:克白看看。你这么唱,叫你坏兄更心急了不是?


麦克白:我不是瞎唱着玩吗?


老博士:哈哈,你这么唱分明是故意捣乱。哦。我明白了。你是想让他们成不了,然后乘虚而入,自己再拐了坏坏丫是不?


麦克白:姐姐怎么想着克白这么卑鄙,我哪能那样啊?


夏之荷:你以为你不那样?我看还是博士姐姐能看透你。


麦克白:我...我根本就不是你们说的那样。你们怎么这么说我?那我走还不成?


(麦克白下)


老博士:荷荷。你看这麦克白这么小气,我们才跟他开了点玩笑,他怎么就跑了。真是个小气人。


夏之荷:姐姐说的很是。他怎么这么小气。


冰河:算了。这人就这样,我们还是玩我们的吧。


(小村老坏穿蓝袍复上)


小村老坏:小小坏丫不显身,空叫拐郎暗欢欣。


只好再把马甲换,取上名字表真心。


赤亭山下:老坏怎么怎么又换了这么一身了?


小村老坏:别问了。这袍子发名字叫“已经伤心”。


夏之荷:哈哈,这么一会你就换了这么多马甲。你到底多少衣服啊?


小村老坏:冰河给了坏丫那么多嫁妆。我还不准备些衣服啊?


酷博:你准备这么多衣服也没用,怕是坏坏丫不来了。


小村老坏:这可如何是好?


赤亭山下:我倒有个主意,这里有冰冰,有冰雪。我看你拐她们也行啊?


冰冰:瞎说什么?


冰雪:找打啊你。什么馊主意啊?


赤亭山下:我这不是看着老坏怪可怜的,给她乐乐嘛。


夏之荷:快别闹了。村长来了。


(内奏喇叭花腔。黎明曙光上)


黎明曙光:自从有了情怀村,最近喜事总上门。


前天刚聚全村人,今天又要行拐婚。


众人:村长好!


黎明曙光:乡亲们好!


众人:村长辛苦了。


黎明曙光:乡亲们辛...哎!不对啊。我们怎么感觉我们怎么倒过来了?


夏之荷:一样一样,反正今天乐呵的时候。


老博士:村长来了就大家高兴了。倒过来就倒过来吧。一会,坏丫来了,我正好让位,由你主持正 好。


黎明曙光:怎么拐娘还没到啊?我今天一上午就派车出去接了?


夏之荷:咱村的路刚修好,许是司机不任道吧?


黎明曙光:不可能啊?就这么两步路。怎么会不认识呢?


冰河:来了来了。拐娘到了。


(内奏喇叭花墙。坏坏丫上)


坏坏丫(乐起。唱):


咱们那个老百姓呀,今儿个真高兴。


俺都那么大啊,忽然要被拐领。


都说当拐娘啊,还不能不答应。


要说这老坏啊,俺也早知道名。


文章写的好啊,人品也端正。


忽然要拐俺啊,俺便发了蒙。


俺说俺不来啊,大家不答应。


电话手机打啊,还加上小灵通。


无奈没办法啊,只得来村中。


不知拐婚事呀,怎么来进行。


因此来看看啊,能成不能成。


当嘀当嘀当啊,当嘀当嘀当...


坏坏丫:哟!乡亲们都来了啊,好早啊!


夏之荷:还早呢?老坏都等急了。马甲都换了三身了。你再不来他非得换一身“不娶坏坏丫”的马甲。


黎明曙光:既然一对拐婚的新人都来了。我们开始吧。


老博士:好!拐婚大典现在开始!


坏坏丫(对冰河):姐姐。我听拐婚这词怎么这么别扭啊?和结婚是不是一回事呀?


冰河:大家都不知道啊!反正都是第一次参加这场合。别人怎么说,你就怎么做呗!


坏坏丫:哦。要真结婚可不成啊!俺家里还有老公呢。要是叫他知道,还不和俺离婚啊!


黎明曙光:底下的村民听好了。现在拐婚时刻,不能交头接耳;不能东张西望;不能...(对夏之荷)哈!怎么和真事一样啊。


夏之荷:哈哈,可不就是真事嘛!快主持吧!


黎明曙光:好!我现在宣布:小村老坏和坏坏丫现在...现在...(对老博士)我该说什么词啊?


老博士(对黎明曙光):成为正式的拐婚夫妻。


黎明曙光:哦。成为正式的拐婚夫妻。


(乐响。众人鼓掌。冰河、冰冰等献花)


小村老坏:谢谢大家。谢谢村长。今天...今天我已经做了拐郎了。我...我一定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。


坏坏丫:啊!呸!这都什么词啊?


老博士:好了好了。别难为老坏了。坏坏丫快叫老公吧!


坏坏丫:啊?还得叫老公啊?


老博士:当然了。你以为怎么拐婚啊。不叫不算数。


坏坏丫:老....(对老博士)叫不出口啊!


冰河:不叫不行。


酷博:不叫不行。


赤亭山下:不叫不行。


老博士:哈哈,看见了吧。不叫大家都不答应啊!


黎明曙光:对。不叫。看我开除你村籍。


坏坏丫:哦。那好吧!老——公——


小村老坏: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众人大笑。音乐响起。大幕拉下)



相关阅读:
塑胶行情 http://www.22plas.com